联“园”:城园相融,涵养生态
2020-10-15 16:29:07 来源: 瞭望东方周刊
关注公海赌网址710App
微博
Qzone
图集

公园城市的“园”,于成都,是联“园”,是联合协同,是涵养生态。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黄琳,特约撰稿刘依林、王琳黎  编辑高雪梅

成都望江楼公园

在成都,不用写诗,整个城市处处见诗。这种浸透进骨子里的城市生活美学,让政府的公文都透着诗意,比如2020年1月的一份通知的名称是《关于开展“花重锦官城”项目绿化整改民意调查工作的公告》。

夜晚的四川省博物馆门前乐曲声动,人影重重,却不急躁,沿河的一侧,借着月光依稀见到写在旁边的三个大字“寻香道”。“当年走马锦城西,曾为梅花醉似泥。二十里中香不断,青羊宫到浣花溪。”陆游这首诗中的画面,正是成都公园城市建设示范区的冰山一角:寻香道。

何止有寻香。

成都的公园城市建设宛如新谱的一首绿色协奏曲。这首新曲,以成都全域生态资源为美丽宜居公园城市之“底”,传承自然人文历史,建立健全以生态系统良性循环和环境风险有效防控为重点的生态安全体系,形成“园中建城、城中有园、城园相融、人城和谐”的公园城市的生态美境。

今日之成都,俨然是“花重锦官烟水绿,水润天府谱新篇”。

联“园”,涵养生态

公园城市的“园”,于成都,是联“园”,是园中建城、城中有园、城园相融、人城和谐的大美格局,是山清水秀的生态空间“共融共生”,是联合协同,是涵养生态。

调侃成都,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是,成都的冬天见不到太阳,阴郁的天气和雾霾,和空气中积重难散的污染物有关。这个说法如今已成历史。太阳是成都的常驻歌手,在冬日里也唱着温暖的歌。

“以前成都人是追着太阳跑,现在是待在家门口享受阳光。”在成都生活的谭啸说。

本刊记者在成都采访期间,发现“空气质量越来越好”已经是当下成都人的“共识”;另一个“共识”是——他们认为这和成都的公园城市建设有关。

数据夯实了这种变化。成都市公园城市建设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杨小广说,成都的空气优良天数较2017年增加52天、达287天。

根据锦江公园建设方案,到2021年底,锦江水生态治理目标全面完成。

实际上,在2020年春节,成都市民就已感受到“乌篷船游锦江”美好体验了。在部分河段,成都人可以坐在画舫里,听着古乐,欣赏锦江沿岸美轮美奂的光影秀。

这样的美好享受,来自成都厚植公园城市生态本底的不懈实践。

2020年5月的新闻发布会上,杨小广向在场的记者们介绍,成都新增绿地面积3885万平方米,全市森林覆盖率达39.93%,建成区绿化覆盖率达43.5%;建立覆盖23个区(市)县的公园城市首批76个示范片区……

蓝图是目标,现实更鲜活。成都市观鸟协会会长沈尤看着一组新的观鸟数据,非常兴奋,“目前成都市已记录到的鸟类种类增加至495种,位居全国前列。”

在2020年第二季度的观鸟调查中,成都观鸟协会新发现了短趾雕、草原雕、红头咬鹃、海南鳽4种鸟类。“尤其是海南鳽,因极为罕见,被列为全世界30种最濒危鸟类之一。”沈尤说,这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成都的生态环境越来越好。

初秋时节站在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的丹景台“城市之眼”,看见远处即将建成的天府机场。天府奥体城、三岔湖等标志性建筑尽收眼底,绿植成片,鲜花展颜。

3年前,成都开始启动规划建设1275平方公里的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是成都重大生态战略空间,也是全世界最大的城市森林公园。

数据显示,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建成后,能给每位成都市民新增至少10平方米的森林绿地,公园每年会释放23万吨氧气,吸走31万吨二氧化碳。

这意味着成都将拥有一个通风廊道,将极大改善成都冬季湿冷夏季高温的状况,四季会更分明。

历时近两年的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生态效益监测结果近日出炉,调查显示,龙泉山生物多样性本底丰富,至少分布有300多种乡土植物,还保存了一定种类和数量的珍稀濒危保护植物,这里首次发现了被誉为“中国森林中最美丽动人的树”——香果树。

如何持续提升公园城市的宜居生活品质?

2020年7月15日,成都市委十三届七次全会召开,会议通过了《中共成都市委关于坚定贯彻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战略部署加快建设高质量发展增长极和动力源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

《决定》指出,成都要践行绿色发展理念,持续提升公园城市宜居生活品质。其中,“全面提高生态容量,加速全域增绿增景。”

市民在蓝天白云下的浣花溪公园拍照留影(张青青/摄)

全域增绿:构建五级城市绿化体系

成都近年来持续深入推进全域增绿增景,加快建设大熊猫国家公园、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天府绿道、锦城公园、锦江公园等重大生态工程。

在2020年夏天公开征求公众意见的《成都市公园城市绿地系统规划(2019-2035年)》中,全域增绿有了具体的目标:“到2025年,实现城市绿地率不低于40%,人均公园绿地面积不低于14平方米,公园绿地服务半径覆盖率不低于90%。”

成都本地媒体的报道说,成都人均公园绿地面积增加了4倍。

据成都市公园城市建设管理局向本刊记者提供的数据,成都如今绿化覆盖面积52870.77公顷,共有公园161个,公园绿地面积为14783.72公顷。人均公园绿地面积为14.90平方米。

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管委会综合管理部的曹李攀告诉本刊记者,龙泉山的森林覆盖率从54%增加到58%。“4%的增量来之不易。造林要成林才能算覆盖率,而在龙泉山造林非常不容易,因为这里近水缺水、土层瘠薄等问题较为突出,生态建设困难重重。龙泉山很早就开始有意识地造林,但多年来苗木长势一般,直到2018年才开始改善。”

2018年纳入城市公园建设后,龙泉山森林公园有了清晰的定位:世界级品质的城市绿心,国际化的城市会客厅,市民喜欢的生态乐园。

成都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管委会的张兴华介绍,龙泉山森林公园以生态保护为主,并根据不同区域特点,采取不同分类保护的措施。同时,实施山水林田生态保护修复,对龙泉山进行全方位的多要素地质调查,鼓励和有序引导居住在龙泉山的老百姓退耕还林,并妥善解决当地居民住房、就业等问题。

“效果也慢慢有了,在某些地方,林内小气候已经改善,植被和林层都丰富起来。”张兴华的欣喜溢于言表。

在成都增绿的过程中,天府绿道是当仁不让的主力军之一。成都天府绿道是目前全球规划设计最长的绿道系统,以“一轴、两山、三环、七带”为骨架在全市铺开绿网,织就近1.7万公里绿道系统,分为区域级、城区级、社区级三级绿道体系。

在成都市规划馆的沙盘图上,本刊记者“直观”了整个图景:“一轴”是以锦江为轴绿道穿城而过,“两山”是龙泉山、龙门山,“三环”则是熊猫绿道(沿三环路)、锦城绿道(沿绕城高速)、田园绿道(沿第二绕城高速),“七带”则是滨河绿道。

每一条绿道都具有巨大的潜在生态价值。成都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汪小琦以锦城绿道为例,算出成都人的绿色福利,“建成后,将形成133平方公里的生态公园、20平方公里的生态水系、24平方公里的城市森林、8条一级通风廊道,同时保护35平方公里的基本农田。”

除了紧锣密鼓进行建设的天府绿道之外,成都已初步形成生态区、绿道、公园、小游园、微绿地的五级城市绿化体系,构建完整绿色空间。

增绿亦在社区中同步进行。

在老城区,见缝插绿拆墙见绿,在细微之处提升市民的绿色福利,包括公园在内的围墙逐渐消失,市民的生活融入到一个个绿色场景里。成都市青羊区少城街道办党工委书记何媛说,老城区公共空间小,但可以利用有限的空间进行市民可参与可进入的景观化设计。

本刊记者获悉,人民公园、文化公园、百花潭公园、望江楼公园等著名的成都老公园已拆除围墙、绿篱1100多米,留出的空间里种满绿植,也添设了一些便民的娱乐设施。

在少城街道,小型的绿地被利用起来,建成社区足球公园。本刊记者在小通巷发现,街对面的宾馆围墙已被绿色植被覆盖。“春柳起始”、“话剧开端”等传承历史的微景观与“小通智造”的创新理念在这里和谐共生。

泡桐树街角的入口一侧被改成了图书室,居民在这里可享受全城的借书还书服务。

全域增景:诗意栖居新成都

绘绿入城,指状交融。成都营造的是一个生态系统中的巨大绿色空间,在“景观化、景区化,可进入、可参与”的思路下,成都的绿是增景,增加可进入可参与的景区和景观。

作为“城市之眼”的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丹景台景区,早已成了人气爆棚的网红新地标。

这是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第一个先导性、示范性、引领性项目,包括丹景台、丹景阁、丹景亭等特色功能性建筑及其周边区域的综合景观提升、游憩设施建设以及两条上山道路改造和沿线景观提升。

以爱情为主题,位于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绿道天府新区段的“高空栈道”,2020年9月竣工,“全长2.81公里,宽2.4米,垂直落差超过250米,从栈道一端走向另一端平均约1个小时。”

在青龙湖湿地公园,一到周末,不到9点,停车场就停满了车。兴城集团成都天府绿道公司董事长康瑛说,前段时间她在周末早上9点到公园门口,差点被一早游园晨跑的人群“挤”出来。一名带着孩子的游客告诉康瑛,早上进去的第一拨人是锻炼者,第二拨是亲子游,在这两拨人轮换的空隙进去是她游园总结出的经验。“占一块地,搭个小帐篷,和孩子一块儿过周末”,已慢慢变成她周末生活的一部分。

青龙湖湿地公园呈现出来的巨大吸引力,来自于天府绿道锦城公园一直以来坚持“景观化、景区化,可进入、可参与”的理念,通过对山、水、林、田、湖进行统一保护、统一修复,以及对天府文脉的传承发扬,打造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生命共同体。

园区中央有一块静态保育区—鸟岛,在规划建设初即按照“生态先行、涵养文脉、动静分区、人景交融”的设计理念,坚持不动林、不设桥、不进岛、不增建筑,经过多年涵养形成了“与世隔绝”的密林湿地,吸引了众多野生鸟类在此安家筑巢,在繁华的都市中形成了野生鸟类栖息地,有效保护了成都平原中这块极为珍贵的鸟类栖息湿地,形成了“鸟不走、人可留”和谐相处的生态景观,打造了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生态典范。

沿着成都的母亲河锦江而行,诗意和美好迎面而来,猝不及防。在成都老城区,本刊记者穿过人民公园,顺着锦江,拐到清水河,直至浣花溪。

在初识成都的人眼中,这一路浸满文脉余香,有静雅古朴的百花潭,也有浣花溪里的杜甫草堂。然而用脚丈量后,会看到成都市民才是这一路水清绿幽中的主角:

一位刚下班的女孩,站在桥上,正用手机捕获城市天际线,桥下的水面上倒映着夕阳的余晖;百花潭公园步行道一旁的长椅上,一位母亲正翻看女儿的作业,女儿靠在她身上,书包放在椅子上。

除了像杜甫一样看清水绿意,如今的成都人还能体验丰富多彩的生活场景。在公园城市的成都,公园不再是具体的区域,而是一个个生活消费创意的具体场景。

在浣花溪公园的川西文化广场上,水晶葡萄、晚白桃、脆红李、香酥梨摆满了白色的临时摊位。这个在绿道沿线公园举办的成都特色农产品品鉴展销活动,陪着成都市民刚过完一个甜美的夏天。

每次给人解释“绿道”的时候,康瑛都会不厌其烦地说:“绿道不只是一条路,它是连接公园、片区及聚居区之间的纽带,是城市慢行系统的核心一环,串联起公园城市的各种空间、场景;同时,绿道的‘绿 ’是绿水青山,‘道’是实现价值转化的方法和载体,是连接城市生产、生态、生活的重要平台,是‘道法自然’的‘道’,是尊重自然、顺应自然的生动实践,有着无限想象空间。”

康瑛告诉本刊记者,绿道中的“绿”是绿水青山,“道”是实现价值转化的方法和载体,有无限想象空间。

按照成都官方的说法,成都天府绿道将“实现生态保障、慢行交通、休闲旅游、城乡融合、文化创意、体育运动、农业景观、应急避难等多种功能”。也就是说,天府绿道作为城市未来美好生活的体验空间,会呈现更多可阅读、可感知、可欣赏、可参与、可消费的公园城市新场景,让广大市民游客有获得感、幸福感。

家住成都东三环的成都市民小吴,每天需驱车前往南三环外的天府三街上班,通勤往来占据了工作日里很多时间。最近,她发现多年的通勤路出现了新变化,“二环路上的绿色植被变多了,上下班的路上,人的心情都变得比以前轻松!”

小吴的感受印证了成都建设践行新发展理念公园城市示范区的进展和成效:从“生态屏障”跃升为“城市绿心”的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正带动西面的既有城区与东面的新城这“两翼”同频振翅;二环高架路28公里的立体绿化全覆盖,空中花带架起了居民对生态走廊的全新期待;高楼林立间的垂直绿化项目令人在市区尽享闲情雅致。

“绿”,正将成都有机整合、串联、融合——一幅“花重锦官烟水绿,水润天府谱新曲”的画卷已渐渐铺开。

从“公园城市”首提地,到“建设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成都筚路蓝缕,一个诗意栖居的新成都渐入佳境。

《成都览胜图》

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

成都西岭雪山

成都杜甫草堂

成都都江堰南桥

【纠错】 责任编辑: 王頔
加载更多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稻田飘香收获忙
稻田飘香收获忙
新疆旅游业“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游升温加速
新疆旅游业“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游升温加速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6615371
Baidu
sogou